000443.com

【非虚构征文】哈尔滨那个叫三棵树的地方本港
更新时间:2019-10-09

  梅榛女士在《三棵树往事》中说,“三棵百年古榆,其中一棵就长在老李头的菜园里。”

  那个地方是北树街。最早,闯关东的先人来到那一带,开荒种地,建窑烧砖。渐渐地,形成了一个村庄——三棵树屯。泛称三棵树。解放后,那一带有了街巷。以三棵树取名的三棵树大街,东西走向。起始三棵树大街往北走有一个土埂小道,通往北树街。两边环水,使得北树街犹如水上之乡。

  父亲说,1950年,我的爷爷奶奶从富锦县迁回哈尔滨,在北树街落脚。1956年,当了八年兵的父亲复员,住在北树街。参加工作不久,父亲住进医院独身宿舍。后来,二大爷和奶奶搬到三棵树火车站那片,五叔家还住在北树街。

  岁月无情,几乎将儿时记忆碾平。在父亲的讲述中,我儿时稚嫩的记忆渐渐复苏。

  我四五岁时,奶奶还住在北树街。那时,北树街大约有几十户人家,都是茅草房,土坯房。家家户户有一个大院子。夏天,院子里种茄子、豆角、柿子各种蔬菜。养鸡、养鹅、养鸭,都是散养。也有人家养猪。有两户人家养狗,那种大笨狗。有陌生人来,“旺旺”地叫。大鹅也看门护院,生人进了院子,展着双翅伸着长脖子追着人拧。

  印象中,街头,有一口马神井。街上的人家,去那儿挑水。冬天,井沿上结很厚的冰。

  夏天的旁晚,从奶奶家出来,走在土埂上,两面蛙鸣一片。青蛙听见脚步声,停止了叫声。走过去后,青蛙又呱呱地叫,越叫越欢。那叫声,似波浪般摇曳,荡涤掉夏日里的燠热。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,五叔在一个单位干装卸工,挣得多。挣得多,也敢花钱。那时,茅台酒六七元一瓶,买来叫父亲去。又在自由市场买二斤鲫鱼,炖上。两人就着鲫鱼,喝光了一斤茅台酒。

  那年,魏大爷给五叔介绍对象,回山东老家探亲,领来了一个山东姑娘。五叔一眼看中了,定了亲。结婚后,五叔一个人工作,五婶操持家务。到五叔家吃饭,五叔不让五婶上桌,也不让孩子上桌。五叔说:老辈的规矩,不能破。

  奶奶去世时我八岁。给奶奶烧完头七,五叔上班,用电锯破木方,锯下来一根手指粗的边料反弹回来,击中了胸口。五叔的领导知道父亲的电话,急忙打过去。父亲借了自行车,飞快地骑着。赶到五叔单位,五叔已经没了脉搏,但学医的父亲还是不停地做人工呼吸——

  我上高中时,每天在南直路上走二十分钟,拐上三棵树大街,走过“八一”大院,再走几步,是我的学校。那条路,我一直走了两年。

  或许,我的前半生与三棵树有缘。我二十岁时从部队复原回到哈尔滨,进了三棵副食品商店上班。那一面是三棵百货。一个百货,一个副食,老太平区的人,叫二商店。

  在商店,我认识了陆家声。那时,他家住在三棵树大街。记得,家声的父亲常去商店,戴眼镜,度数很厚。见了面,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比我小一岁的家声为人和气,说话带着笑意。因为家声一个堂姐和我父亲在一个单位,攀谈起来,便很投缘。

  同事跟我讲,家声的爷爷叫陆振强,伪满时期,当过太平区区长。我听了很惊讶。陆家是最先在三棵树一带落脚的人家。后来成为太平区大家族。1900年,在圈河设立“陆家义地”。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,陆家后裔陆廷祯发起募捐,在马家沟河建起一座木桥,取名太平桥。太平区由此得名。这些我早有所耳闻。想不到,家声是陆家后人。

  看电影《黄金时代》,萧红与表哥陆振舜私奔,到北平读书那一幕,我想到了陆家。家声的爷爷陆振强和陆振舜,应该同辈。

  在离开商店十多年后的一个春天里,我来到原太平区。二商店已经拆迁。废墟般的空地上,长起很多杂草。听说,这里将来建一个广场。

  我默然伫立,目光穿越过空地,穿越过三棵树大街。那儿,有一条街,北树街。不远处是塑料五厂原址,曾经的黄沙土岗,生长过三棵老榆树,郁郁葱葱,夏日,遮阴避阳,冬日,笑傲风雪。

  想象中,三棵老榆树有北面的松花江相伴,活的滋润,活的逍遥。而春夏秋冬轮回,历经风霜雪雨,显示出豪爽和强悍。这是一种生命的姿态,令人起敬的生命姿态。

  史料记载,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本侵略者在哈尔滨修建了东江桥和三棵树火车站,随着一列列火车的远行,三棵树这个名字越传越响,让旅客知道哈尔滨有个叫三棵树的地方,到了三棵树也就到了哈尔滨。1990年,更名哈尔滨东站。

  关于三棵树火车站,曾经有过很多让我感到温馨的文字。作家王安忆在《青春的丰饶和贫瘠》写道:“蚌埠是京沪线上的大站,往来车次很多,我们搭乘最多的是上海和‘三棵树’之间,我至今也没有到过那个叫‘三棵树’的地方,听名字仿佛一个传奇。”

  作家苏童在《三棵树》中描述,从上海开往三棵树的列车,向北方疾驰而去,我开始想像三棵树的景色:是北方的一个小火车站,火车站前面有许多南方罕见的牲口,黑驴、白马、枣红色的大骡子,有一些围着白羊肚毛巾、脸 色黝黑的北方农民蹲在地上,或坐在马车上,还有就是树了,三棵树,是挺立在原野上的三棵树。

  那天,我站在广场上,看到新改造的哈尔滨东站修了一个大花坛,花坛里,栽植三棵榆树。此树非彼树,只是“赝品”罢了。我一时哑然。

  城市在变,一次次华丽地转身,以致让人感到“迷失”。但我知道,那给人带来福祉三棵树,令人怀恋,还活在人们的记忆中。

  创作要求:非虚构,真情实感,文字好,有力量。一经采用,将视同您授予报刊文摘编辑部版权。我们将支付稿酬。

  如在其他微信号原创首发,请给本号(ID:baokanwenzhai)开白名单。

  请在邮件题目注明【非虚构创作】并留下您的真实姓名+能收到汇款单的联系地址+邮编+联系手机。

  来稿众多,编辑可能来不及回复,10个工作日后未收到回复可自行处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香港本期开奖结果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| kj139本港台现场报码| 曾道人赛马会| 香港马会来料抓码王| c991213.com| 平码三中三| 正版铁算盘| 生肖买马| 创富精英心水论坛| 开奖直播|